城里的“远方”自己的“诗” 川西乡村的产业振兴“生意经”

作者:财经资讯

城里的“远方”自己的“诗” ——三个川西乡村的产业振兴“生意经”

新华社成都11月20日电题:从“富口袋”到“富脑袋”——成都探寻乡村振兴的文化力量

对于广大乡村而言,怎样才能把城里的“远方”过成自己的“诗”?

新华社记者李倩薇、余里

在有着“天府之国”美誉的川西成都平原,农民对产业发展的探索体现出了一种接地气、重市场、懂生活的典型特征。从中国农家乐的发源地成都市郫都区农科村,到全国首个乡村旅游4A级风景旅游区成都锦江区“五朵金花”,再到现今“百花齐放”遍布成都乡村的产业振兴热潮,无不如此。

走进成都市蒲江县明月村,沿着通村入户的沥青路,掩映在竹林间的农舍、陶艺、染坊、餐馆渐次入眼。地理位置上来看,明月村是成都市最偏远的乡村之一,但如今这里热闹不已。

记者从人才引进、文化传承、产业创新等角度,在川西平原遴选了3个较有特色的小村落,一探产业兴村的精彩演绎。

“我们这里有茶山、竹海、明月窑三个特色资源。”村委会主任吴俊江说,乡村振兴,明月村奏起了三部曲。

明月村,新老村民的理想村

村里先是花大力气修复了川西特有的乡村居住形态——川西林盘,提升了人居环境;然后是盘活了闲置农房院落,引进蓝染、陶艺、篆刻、剧场、音乐酒馆、美术馆和主题民宿等40多个文创项目,吸引了100多位“新村民”慕名而来;三是由村委会组织村民入股,成立明月村乡村旅游合作社,打造集家庭农场、林盘民宿、研学课堂于一体的旅游新业态。

仲夏雨后,又来明月村。沿着通村入户的沥青路,掩映在雷竹和松林间的农舍、陶艺、染坊、餐馆渐次入眼。村党总支书记高光坤家的“高院”就点缀其间。

如今,明月村已形成陶、茶、竹三大特色产业,成为名声在外的文化艺术聚集地。2017年,全村共接待游客18万人次,文创及乡村旅游总收入超9000万元。同时,村民通过出租闲置院落、入股合作社、创业就业等途径拓宽增收渠道,2017年全村人均纯收入2.03万元,同比增长15%。

主人不在,“高院”却开着。步入其间,乍看是典型的黛瓦土墙川西农家院。不过,土墙明显改造过,嵌入其中的瓦花和木窗格,既美观又通透;墙也只有半人多高,站到墙边,里外风光净收眼底;墙边院内都是寻常农耕老物件,以及桂花、兰草等常见花木,都是经过精心设计后呈现出来的,既古朴又美观。

像明月村一样,成都已启动100个川西林盘的保护修复工作,到2022年,将完成1000个川西林盘整治。通过挖掘特色地域文化,改善乡村风貌,助推传统农业升级。

村委会主任吴俊江告诉记者,这院子是老高请“新村民”设计的。“我家的房子也正在装修,请了建筑设计院专家帮忙,装修风格是典型的川西乡村风情”。

在今年5月份开幕的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来自成都乡村的建筑“竹里”入围参展。这座“∞”形建筑由同济大学教授设计,坐落于成都市崇州市道明镇竹艺村,如今已成了网红建筑,众多市民和游客慕名而来。

吴俊江是明月村第一个创办农家乐的人。谈到村里这些年的变化,吴俊江说,一是民居风貌,几年前都在建钢筋混凝土房子,现在多用木、砖、石等本土建材,把明月村原有的风貌保留下来了;二是村民的观念有了明显变化,以前为了生存,现在为了生活。

道明竹编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的竹编手艺在道明镇代代传承。但长期以来工匠们主要编竹筐、花篮等低附加值产品,不仅收入低微,也令这门手艺的传承面临困境。

“这一切,都要感谢‘新村民’。”吴俊江提到的“新村民”,就是从前些年开始陆续从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的“大咖小鲜”,涉及制陶、扎染、规划、设计、建造、诗歌、艺术、乡建等几十领域100多号人,长期驻村的就有20多人。

为振兴竹编产业,崇州市与中央美术学院等高校合作,以“学院+农户+基地”的模式,共同提升设计水平。丁春梅、杨隆梅等新生代传承人学习后再回村里带起一批后起之秀。

“新村民”的到来,陆续开展的农房改造、传统扎染、陶瓷烧制、乡村酒吧、民宿旅游以及多彩的文艺活动,让这个偏远的西部乡村蜚声海内外,同时也燃起了当地村民的参与热情。据吴俊江统计,明月村现有餐饮、陶艺、民宿、染布等44个经济实体中,当地村民就开了27个,年收入高的能达到三四十万元。

如今,他们设计的竹编女士手袋、竹艺装饰茶具、艺术品等销量都非常好,“竹文化”成为这里的一张名片,来竹艺村参观求购的客人络绎不绝,村民们传承这门手艺的积极性也更高了。

明月村是距离蒲江县城最远的村子之一,浦江县是距离成都市中心最偏远的县份之一。这么偏僻的乡村,为什么能汇聚那么多人才?

许多“新村民”也来到这里“扎根”,青年诗人马嘶创办三径书院,打造一个集图书阅读、乡村讲堂于一体的文化平台。一庐艺术总监韩冷,不仅策划了“2018道明竹艺村艺术季”,还带领一位德国艺术家一起入驻竹艺村,让她成为第一个“老外新村民”。

跨过明月村的田埂,就到了我国古代重要的陶瓷产地——成都邛崃市。明月村有两座古窑,采用的也是邛窑烧造技艺,明月窑使用至今。2012年底,有位女企业家相中了明月窑,计划投资2.4亿元打造“明月国际陶艺村”,把蒲江的陶、茶、竹等特色文化结合起来,发展创意旅游,提升新乡村建设水平。

竹产业的振兴、乡村旅游的火热,让当地村民的收入有了显着提升。经营农家乐生意的村民张玉秀告诉记者,现在她的生意越来越好,每逢节假日“人多得都坐不下。”张玉秀笑得合不拢嘴。

随后,蒲江县成立了明月国际陶艺村项目工作组,提出依托本土陶艺文化,打造国内外知名的“陶艺村”;以旅游合作社为主体,以文创产业为支撑,实现文化传承、生态保护、农民增收、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和谐统一。

成都市新都区的三河村,建起成都市农村第一座七人制足球场,在丰富村民体育文化活动的同时,也为村里带来了日益见涨的人气。依托“足球村”的名气和毗邻四川音乐学院的优势,村里陆续建起了音乐咖啡馆、足球餐厅、农产品超市、休闲农场、现代民宿。全村2100名村民人均年收入较4年前增长了6000元。

作为项目工作组的重要成员之一,2014年就从北京回到家乡的陈奇,在明月村扎根至今,用满满的正能量,在新老村民之间搭起了一座沟通和融合的桥梁,人称“奇村长”。她认为明月村有四点最吸引人:大地景观不错;发展思路让人向往;村民勤劳淳朴热情;政府工作效率高服务好。

足球文化还带来乡风的改变。“如今喜爱运动的村民多了,玩牌打麻将的少了。”三河村“80后”的村支书谭杰说,村里很多孩子爱上了足球,通过与西南石油大学的合作,“好苗子”可以送到更好的俱乐部去培养。

项目工作组顾问徐耘进一步解释了明月村的发展思路:过去大多数新乡村建设都是在做旅游,关注点在游客,新老村民没有主人翁感觉。而明月村的发展思路是遵循“安居、乐业、家园”的理念,让热爱田园生活的新村民带着多元业态进村来,让老村民守在自己的家园也能过上越来越好的生活。

新乡贤文化、村规民约、好家风在乡村自治中起到愈发重要的作用。成都市双流区八角水寨村启动家风建设,将收集到的群众意见建议制作成移风易俗倡议书发放到每户群众家中,经群众修改完善提交村民大会通过后,形成村规民约,大家共同遵守。如今八角水寨呈现出水清、花美、人和的景象。

成都知名文化餐厅品牌“樱园”的主人熊英正在明月村建设她的乡村产业综合体——“明月樱园”。在她看来,明月村项目还有一个很吸引人的地方是,新村民都是小项目入驻,散点式分布,不是大集团大制作,这种模式能激发每一个人的创造力和积极性,让明月村项目有了丰富的个性,能吸引更多人过来。

如今,越来越多的成都乡村形成了“村规民约+家风家训”的协同治理模式,村风、村容、村貌得到进一步改善,来旅游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么多人来了,与当地村民如何相处?“新村民可能会增加这里的价值,但不应该总想着去改变什么,应该是大家一起来创造一些东西。”熊英说,她的综合体建成后,将重点考虑与村民融合发展:“樱园”特色是酿果酒、制作风味小吃,村里的猕猴桃、柑橘、松芽、松花、雷竹笋、土猪肉都是上好的原材料。

作为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示范市,2017年,成都乡村旅游总收入近328亿元,相当于农业增加值的63%;成都农民人均纯收入首次超过2万元,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比从五年前的2.36:1缩小到现在的1.92:1。现代化的和谐乡村渐渐成了城里人羡慕的“诗和远方”。

自从把自己的“成都蜀山窑陶瓷艺术博物馆”搬进明月村的一栋民居,陶艺大师李清的创作思路也有所调整,他说:“原来以自己的作品为主,现在想的是如何把这些资源用到村民身上,用到明月村的建设中。”

进驻明月村3年多来,李清的团队针对村民开展了上百期免费陶艺教学课程,“一开始来接受培训的村民不多,但现在扶老携幼来参加培训的村民,每次都有上百人”。李清说,他正在实施作坊进家庭的计划——以家庭为单位创意制作,由蜀山窑统一烧造,以合作社为连接,把小生产接入大市场。

本文由永利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